疫情加速利率下行 人身险利差损风险到底有多大?监管这次要全面评估 _保险超市_互联网保险

2020-06-1400:00:37 发表评论 84 次浏览
摘要

今年以来的利率加速下行,让人身险行业不得不再次关注利差损风险。 券商中国记者获悉,6月11日,银保监会人身险部向人身险公司下发通知,拟在人身险全行业收集相关数据,全面评估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利差损风险。 通知要求各家人身险公司填报的数据包括长期险法定责任准备金、会计准备金、资产负债匹配状况等相

保险网,保险超市,保险中介,互联网保险,网上买保险,网上保险超市,保险新闻,保险资讯

以下内容由保险超市整理发布:

今年以来的利率加速下行,让人身险行业不得不再次关注利差损风险。

券商中国记者获悉,6月11日,银保监会人身险部向人身险公司下发通知,拟在人身险全行业收集相关数据,全面评估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利差损风险。

通知要求各家人身险公司填报的数据包括长期险法定责任准备金、会计准备金、资产负债匹配状况等相关数据,并称,此举为的是强化日常监测,深入分析宏观经济形势变化对人身保险业的影响,切实防范系统性风险。

对人身险行业来说,由于寿险保单很多都是长期业务,因此利率的波动是保险企业长期关注的重点,而自本轮利率下行以来,利差损风险一直是焦点问题。去年,监管围绕防范利差损风险已经开展了摸底调研、下调长期年金保险法定准备金评估利率、引导行业下调保险产品定价利率等多项工作。

在保险业人士看来,此次通知对于防范利差损风险的指向性更强。“监管从行业最核心的、关乎长远的底层,包括定价、资产负债匹配等维度,直接关心利差损风险,这是罕见的。”一位寿险公司人士称。

收集三块数据:法定准备金、会计准备金、资产负债匹配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此次银保监会通知要求人身险公司报送的数据涵盖长期险法定责任准备金、长期险会计责任准备金和资产负债成本收益匹配等相关信息,各公司要于6月17日前报送数据。

其中,关于长期险法定责任准备金的数据有:根据险种预定利率水平、账户信息而来的2019年末准备金、历史三年分账户准备金以及未来三年准备金的预测值,后者包括存量业务与新业务。

关于长期险会计准备金的数据,有基本情景和压力情景两类。压力情景一是 0-20年(含)750日移动平均国债收益率曲线平行下降30BP等情景;压力情景二是0-20年(含)750日移动平均国债收益率曲线平行下降50BP等情景。

监管要求人身险公司填报的资产与负债匹配方面的数据包括:

1)历史三年负债成本率情况,其中,普通型及分红型保险产品负债保证成本率为该类型产品的预定利率,万能型保险产品负债保证成本率为该类型产品的产品说明书中规定的最低保证利率。

2)未来三年预测负债保证成本率,包括存量业务与新业务。

3)历史三年及未来三年预测的财务投资收益率。

4)公司对未来长期无风险利率以及国债收益率预测情况。

5)反映不同情景下公司收益与业务成本的对照情况。

利率下行影响险企利润、偿付能力

低利率的挑战对于人身险是一个长期话题,今年利率加速下行,让行业再度直面这一问题。

受疫情等的影响,全球利率今年加速下行,我国的长期利率下行得很快,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最低下探到2.5%,与同期限美国国债利差在170BP左右,已经偏离了以前的中值。

有保险资管人士分析,未来国内利率将长期处于低位。如果过去七八年以3.5%为中枢,有可能今后中枢降到3%,上下波动在2%-4%之间。

低利率对人身险行业会产生多方面的不利影响。

一个方面体现在对净利润、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影响。这是因为,寿险公司准备金计提多少,基于一系列精算假设,其中一个假设是“折现率假设”。如果折现率假设下调,则准备金需要补提,会对当期的利润和偿付能力都形成负向影响。

寿险公司传统险准备金的折现率假设的基准是“750天移动平均国债收益率曲线”,若750天国债收益率曲线下行,就会对保险公司的利润、偿付能力形成冲击。也就是说,低利率下,保险公司可能会出现盈利下滑,还可能需要补充资本。

今年以来,750天国债收益率曲线已经在下行。中债数据显示,截至6月11日,保险准备金计量基准曲线750天均线已经比年初下行了8~20个基点。

疫情加速利率下行 人身险利差损风险到底有多大?监管这次要全面评估 _保险超市_互联网保险疫情加速利率下行 人身险利差损风险到底有多大?监管这次要全面评估 _保险超市_互联网保险

此前,上市险企已经体现出传统险准备金折现率下行,对当期利润的影响。

比如,2016年,当时的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太保、新华保险四大A股上市险企合计净利润985亿元,同比下滑14.5%,其中的国寿、太保、新华都出现三到四成的盈利下降,其解释净利润下滑时,就将传统险准备金方面的变化作为一个主要原因。

而从2017年开始,准备金对险企盈利的负面影响有所好转。数据显示,A股当时4家险企2017年末变更精算假设而补提的准备金合计为585.22亿元,低于2016年的准备金补提金额,对2017年利润的负面影响减弱。2017年四大险企净利润增速都已转正,各家增幅在8.9%~68.6%之间,合计净利润1413亿元,同比大增43.51%。

到了2018年,准备金不再补提而是进入了释放阶段,对上市险企利润形成正面“贡献”。其中,中国人寿释放了准备金30.7亿元,中国太保和中国人保的准备金也都有所释放。中国平安未释放准备金,其做法稍有不同,当评估下来发现准备金不够时进行补提,而准备金计提多了的时候,则不调整。

2019年,上市险企盈利所受的传统险折现率影响也较小。

疫情加速利率下行 人身险利差损风险到底有多大?监管这次要全面评估 _保险超市_互联网保险

偿付能力方面,国内保险业还未明显看到低利率后补充资本的紧迫性。不过,今年疫情爆发,欧美降息后,一些保险机构偿付能力受到影响,开始被要求补充资本。

低利率的更大影响是险企投资

除了盈利和偿付能力外,低利率对保险公司的影响还在于投资端,这是更甚于利润和偿付能力的影响。

若利率下行或长期低位,保险资金的投资收益压力加大,而如果投资收益不能覆盖保险的负债成本,就将出现利差损。去年,我国保险业整体投资回报率4.94%,2018年投资收益率4.33%,整体看,近两年的投资回报率与寿险产品的定价利率之间的空间在缩小。目前,我国保险业规模在稳步增长,每年新增1万亿以上,加上10%-20%的到期再投资资金,投资面临长期挑战。

记者曾就利差损风险采访多位精算人士,其对此问题的看法是见仁见智。一派认为,随着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利率整体呈下行趋势,未来行业出现利差损风险的可能性逐渐上升。也有人认为,国内的利率短期还不会极低,而且可见的三五年的情况不能代表未来几十年,同时,各家险企的利差损风险大小与业务规模、业务结构有关,情况并不相同。

一位寿险公司投资负责人表示,那些保险产品定价激进、投资端未必能够覆盖负债端成本的保险公司,正在面临“两头空”的悲惨情景:受到疫情影响,负债业务减少或者增速下降;投资端则由于市场利率下行而难以维持较高收益率。加之还需要对存量保单增加计提责任准备金,种种因素影响之下,这些保险公司今年的日子都会特别艰难,甚至这种艰难可能还会持续数年。

郑重声明:保险超市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保险网,保险超市,保险中介,互联网保险,网上买保险,网上保险超市,保险新闻,保险资讯
保险超市网
保险网,保险超市,保险中介,互联网保险,网上买保险,网上保险超市,保险新闻,保险资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