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千亿保费、近万亿风险敞口 信保业务撤退启幕 _保险超市_互联网保险

2020-05-1708:59:46 发表评论 0 次浏览
摘要

近日,有传言称人保财险将关停其助贷险部门,随后又有多个信源印证着这一消息的真实性。5月12日晚上,人保回应称并未关停相关业务,“且公司作为一家商业机构,根据市场变化和自身经营情况对内部业务进行一定调整完全正常。” 人保财险助贷险为其信用保证保险的主要业务。从2015年推出至今,5年间助力信保业务

保险网,保险超市,保险中介,互联网保险,网上买保险,网上保险超市,保险新闻,保险资讯

以下内容由保险超市整理发布:

近日,有传言称人保财险将关停其助贷险部门,随后又有多个信源印证着这一消息的真实性。5月12日晚上,人保回应称并未关停相关业务,“且公司作为一家商业机构,根据市场变化和自身经营情况对内部业务进行一定调整完全正常。”

人保财险助贷险为其信用保证保险的主要业务。从2015年推出至今,5年间助力信保业务收入增长了7倍。但在2019年,人保财险的信保业务承保利润从1.58亿元骤降至-29亿元,综合成本率增至121.7%,巨大的行情转变也使其成为人保集团重点关注的对象。

在见证了2018年P2P爆雷的惨痛后,行业面对信用风险上升的大环境,对高歌猛进的信用保证保险开始了更多的反思,多家保险公司逐步缩减规模以控制风险。同时,监管也对融资性信保业务进一步规范,严控风险发生可能。

债务违约风险叠加疫情冲击,极不确定的市场形势下,开展信用保证保险业务对保险公司的风控内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揽活儿也得分时候。车险的溢出效应导致非车险业务蓬勃发展,其中几分理性、几分赌性,得掂量前行。

01

传人保财险拟关停助贷险部门,全国仅7家分公司幸免,人保回应称:“根据市场变化和经营情况进行业务调整完全正常”

作为财险老三家之一,人保财险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市场神经。近日,有传言称人保财险将关停其助贷险部门。随后,又有多位人保员工的朋友圈出现类似内容,还有部分人保员工的回应,都在印证这一消息的真实性。

5月11日,多位人保财险地方公司的员工在朋友圈发文,称其所在的助贷险部门将关闭,原有员工将进行裁员赔偿或调去其他部门,同时,也有消息称部分人保财险地方分公司仍在开展相关业务。

5月12日,又有了新的消息流出。据“第一消费金融”,人保财险并未关停全部助贷险部门,而是根据不同情况,对各地分公司进行分组,区别对待:

河北、江苏、安徽、山东、河南、四川和青岛等7家分公司,被划分为第一组,为优秀公司,助贷险业务有质量地向前发展;

吉林、黑龙江、浙江、福建、江西、广西、海南、重庆、贵州、甘肃、青海、大连和宁夏等13家分公司,被划分为第二组。第二组要开展为期三个月的整治,达到指定的风控指标条件,助贷险业务可以持续向前发展;

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辽宁、上海、湖北、湖南、广东、云南、陕西、新疆、厦门、宁波和深圳等15家分公司为第三组,要暂停新业务,将工作重点转向催收。

据了解,人保助贷险部门主要业务包括个人贷款保证保险以及助贷平台和保险公司合作的信用保险。人保集团官网产品介绍显示,凡身体健康、有稳定工作、月收入2500元以上的21-56周岁人群均可投保助贷险,且无免赔额,足见其门槛之低、范围之广。此外,介绍还显示,人保助贷险投保人无需再向中国人保财险合作银行提供其他任何抵押或担保。

就在市场纷纷猜测原因时,有业内人士透露称,此举或与宜信旗下宜人金科(原“宜人贷”)有关。该人士表示,2020年4月,人保财险为宜人金科计提了近27亿元的还账准备赔付金,巨大的预赔付数额或成为本次调整的直接原因。

5月12日晚上,人保终于做出了回应:“首先,需明确说明,中国人保财险没有关闭助贷险部门,更没有关停此类业务。同时,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确实对公司业务,包括助贷险业务造成一定影响,但在公司可控范围内。而且,公司作为一家商业机构,根据市场变化和自身经营情况对内部业务进行一定调整完全正常。”

此前据媒体报道,2019年以来,人保对其信保业务进行了多次“调整”。2019年下半年,人保财险分别停止承保宜人贷、拿去花、米么金服、飞贷、友信普惠、搜狗等信用保证保险的新增业务。2020年2月,人保广分决定暂停汽车金融贷款保证类业务,并要求各分公司进行整改。

02

3年跻身人保前五大险种,2019年亏损29亿元,未踏准市场节奏的信保业务终撤退

信保是近年来非车险业务的“痒点”, 随着各类网贷和P2P机构的野蛮生长,信用保证保险业务也走上了飞速发展道路。看着其他机构大干快上心生羡慕,考虑到自己的风控能力又有所顾忌,但是迫于竞争压力,依然忍不住要去尝试。

人保的态度就在起落之间徘徊。起先对信保的态度颇为谨慎。2007年,平安首先推出“信用保证保险+银行贷款”模式,此后平安信保业务高速增长,占据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人保直至2015年才推出类似产品。虽然起步晚,但是尝到了甜头后,发展势头迅猛。

据“慧保天下”统计,2015年,人保财险推出“助贷险”产品,首年信用保证保险的保费收入27.3亿元,随后,通过与光大银行、农业银行等在全国范围内的合作,人保助贷险迅速打开局面,5年间保费收入增长超过7倍。

2016年-2018年,人保财险信保业务收入分别为41.5亿元、52.3亿元、117.4亿元,在2018年首次进入前五大险种之列,实现超车。2019年,人保财险信用保证保险收入大增121.7%达227.6亿元,在上市险企中的业务规模仅次于平安产险。

信保业务的风险是逐步暴露的,与经济周期关系紧密。在2019年业绩会发布上,人保集团董事长缪建民也指出,信用保证保险综合成本率偏高,除了市场信用的变化以外,从内部来看还需要进一步规范承保、提升风控能力。这可能是进行本次调整的先遣信号。

人保的信保业务启航于2015年,发力于2018年,节奏选择并不占优势。随着保费的快速增长,赔付支出也翻了7倍,且综合成本率也开始走高。2018年,其信用保证保险综合成本率96.9%,尚能实现1.85亿元的承保利润。但在2019年遭遇滑坡,信保业务综合成本率达到121.7%,高居所有险种之首,承保利润也降至-28.8亿元。

人保财险副总裁沈东作出解释,称是受到融资性信用保证险的拖累,主要原因在于社会信用风险上行,导致赔付快速增长。针对这种情况,从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人保财险已经开始对融资性信用保证险加强风险敞口管理,该类业务发展速度在2019年四季度已经有所下降,2020年2月信用保证险业务更实现大幅度负增长。事实也证明,2020年第一季度,人保财险信用保证保险保费收入24.97亿元,同比下降近一半。

03

千亿保费、近万亿风险敞口、超40亿亏损,半年监管两发文收紧,叠加疫情冲击,信保业务溃败才启幕?

信用保证保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当时的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开展了第一笔长期出口信用保险业务,此后又陆续推出了汽车消费贷款和房屋抵押贷款保证保险,但因缺乏经验、风控不到位等因素,2003年前后各保险主体陆续停办,信保业务经营遭遇重大挫折。此后行业也进行了多种尝试,信保业务逐渐回归。但真正让其大火的,应属2017年的“141号文”。

2017年,互金整治办和P2P整治办联合下发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俗称“141号文”)中提到,“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作为持牌机构,保险公司脱颖而出,成为除了融资担保公司外最主流的增信方式之一,也让信用保证保险焕发了新的生机。

2017年,信用保证保险业务收入593.65亿元,同比增长54.3%。其中,保证险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05.96%。2018年信用保证保险业务收入增长49.5%至887.47亿元,2019年增速放缓至17.59%,保费规模达到千亿。但受疫情影响,违约风险大幅增加,赔付率大幅升高。据同业交流数据,2020年前3月信用保证保险业务中保证险业务的承保亏损已超过40亿元。

行业信保业务保费规模超千亿,可能背负了近万亿的风险敞口。2018年,P2P爆雷潮波及保险业,长安责任巨亏18亿面临赔穿,安心财险、中华财险的踩雷教训历历在目。在面对风险走高、赔付支出不断增加的现状下,多家险企在2019年选择急流勇退,撤出信用保证保险市场。人保财险不过是其中比较典型的一个。

“慧保天下”统计了行业各公司保证险的盈利情况。从财险公司披露的年报看,2019年共有18家公司的前五大险种中出现保证险,而在2018年为22家,减少了4家。从承保盈亏看,18家险企中有14家为亏损状态,其中人保财险、阳光财险、永安财险、阳光农业4家公司均是由盈转亏。(详见文末附表)

虽然太保产险、大地财险和平安财险在2019年保持了承保盈利状态,但相关指标,或保费收入增速、承保利润或综合成本率,也出现了不同程度下滑:

平安产险信保业务保费收入347.08亿元,仅增5%,承保盈利15.52亿元,也较2018年减少6.53亿元;综合成本率93.6%,上升了5个百分点;

太保产险保费收入35.09亿元,同比增长60%,承保利润1.25亿元,约为2018年的一半,综合成本率也骤增11个百分点至95.5%;

大地财险是唯一一家在2019年信保业务承保利润增加的上市系险企。2019年其信保业务保费71.39亿元,增速虽然高达36%,但较2018年的90%已有显著回落。承保利润2.94亿元,较2018年微增0.05亿。

2019年,众安在线消费金融生态保费30.91亿元,负增长12.2%,业务占比从31%降至21%。同时,赔付率也出现了快速的上涨,从2018年的72.3%跃升至2019的97.0%。

此外,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4-2019年互联网财险市场分析报告》也显示,2016-2019年,互联网信用保证险呈现持续性的较快增长。但其单月保费收入在2019年9月达到峰值后,出现断崖式下滑,同时建议行业进一步研究信用保证保险的快速发展可能会带来的风险及解决方案。

潜在的风险同样引起了监管的重视,2019年11月,银保监会财险部下发《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拟提高开展融资性信保业务的门槛,要求开展业务的保险公司最近两个季度末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不低于90%、180%,将融资性信保业务的承保限额,从此前最高净资产的10倍降为4倍。

近日,银保监会出台《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商业银行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和不符合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经营资质监管要求的合作机构提供的直接或变相增信服务。商业银行与有担保资质和符合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经营资质监管要求的合作机构合作时,应当充分考虑上述机构的增信能力和集中度风险。

郑重声明:保险超市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保险网,保险超市,保险中介,互联网保险,网上买保险,网上保险超市,保险新闻,保险资讯
保险超市网
保险网,保险超市,保险中介,互联网保险,网上买保险,网上保险超市,保险新闻,保险资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